? 伤感-今期跑狗玄机图|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【跋艾亿惘经济有限公司】
关于来到今期跑狗玄机图,看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。
  当前位置:首页主页 > 健康 > 桂刊 >
伤感
时间:2017-03-30 11:29浏览次数:
 
 
 
              栀子花之死 
 
去年,我从花市上买了一盆栀子花儿。花商说:等不了几天花就会开的。所以要的价钱也比较高一点,不过也就是十几块钱的样子。我也记不大清楚了。只所以买了这盆花还是因为听了那首《栀子花开》的歌。
 
  买回家没过多少日子,它果然开花了。是那种乳白色、略显晕黄的花。花是放在飘窗里的,满卧室都飘逸着栀子花的淡雅的清香。醉绿的叶子,衬托着晕黄的小花--清新中透渗着那生机勃勃,甚至连整个房间都好象添加了些灵气似的。其实栀子的花是一拔拔地开着也在一拔拔地谢着,只是开的花要比谢的花快些。因此,平日里也就不会在意那些许落枝的、干黄的凋花残瓣了。
 
  因这花儿,生活也着实惬意了好些个日子。是觉得自己这花儿买的太值了?还是这花给我带来了什么?我说不太清楚。不过,有这花相伴的日子这人儿真觉得精神,甚至还多了些幸福的感觉呢!象是自己被什么呵护着,又象是自己在呵护着一个很中爱的东西。
 
  惬意的日子往往过的好象快一些吧!转眼一个月,或许是更长一些时间。花儿开始泛憔萎缩--是整盆的花。也不再有新花绽放出来。此时的我对那句“花无百日红”的感觉倒更深刻了些。知道这花到了凋谢的时候。虽然如此,可这心里还是不勉有些许伤感与失落。不过,几天过去,这种感觉也就象风吹轻烟一样的飘散了。
 
  初冬来临时,栀子的叶儿也逐次地开始谢落,以至于没有了一点点的绿色。只有那枯干了的干枝好似有点凄惨地硬撑在花盆上,象是不愿失去或放弃原来属于自己的那份空间。
 
  即然花儿枯了,我也就把它的所有枝叉统统地梳剪了下去,只留下一小撮主干,有意无意的想着它也许来年还能活过来。(当时我认为它已经死了。因为我从来没有养过栀子。)并将它丢在了阳台的一个角落里。不过,在给其它的花儿浇水时却从没有漏掉它,尽管它只是一撮干枯的干枝。
 
  就这样一至到了今年的春天,不,应该是夏天,并且还是中夏了吧。在一次给它浇水时,猛然发现在它的枝干上长出了几片小小的绿芽来,象麻雀的舌尖那么的小。不过,这已经足够我惊喜和兴奋的了。因为在这么长的时间里,我早已认为它死去了,若不是没有别的花种,或许早已被我抛弃了。我赶忙把它端到能见到阳光的地方,而且对它也格外的呵护起来了。
 
  近一个月下来,它已是满枝的绿叶。且叶子又是那样的紧凑,简直就是一盆,不,该是一团嫩绿的朦肬的透彻。此时的这种绿色象是有灵魂似的--从那里可以透射出一种积极的精神来。让看到它的人心神振奋、生机勃发,有一种生命的燥动,一切的死气沉沉、老气横秋在这时都荡然而消。清新、向上充满心扉,那种愉乐与沸腾呀!……只有看到它时才能领略和感受到。
 
  由于它的复活(嘿嘿!它本来就没有死!)与我的大肆宣染,连妻子、女儿都跟着兴奋起来了。妻子破例向她的同仁索要了一些花肥回来(要知道:我的妻子从来是不关心这些花花草草的哟!),说是可以给它增加营养。我也就迫不及待的给它施入了不少,并且也没忘浇足水份。昐望它能够成长的更繁盛茁壮一些;能有更多的力气去开花;更能尽情的去释放它那充盈着生气的雅香。
 
  然而,就是这次的施肥葬送了它--这团绿的生灵。可能是施错了肥,昂或是施的肥太多把它烧死了?施过肥的第二天,它的叶子就开始枯萎了,是从下边逐次往上的。此时的我还自作聪明地给它浇了好多好多的水。心想:这样可以把肥料的浓度降低下来,它会没有什么事的吧!可是,它好象已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,不容你有所医措,它就快速地枯萎下去了、干枯下去了。看着它那萎蔫的叶子,象是含着埋怨;又象带着馨慰;象是在愤恨我,又象是在对我的留恋、亲近。总之,它不可能再发芽长叶,开花释香了。因为它的根部已经烂掉了,我知道这回是真的死去--我的栀子花儿!
 
  我忧伤地、郁闷地久久的坐在它的跟前,是懊悔、是埋怨、还是太多的失落?为此,我几天都情绪低落、精神萎糜不振。象是失去了一个最知心的朋友,又象是倒塌了自己的精神。或许在我的内心里,它象征着什么吧!
 
  栀子花永远的凋谢了。是我的爱催毁了它;是我的无知葬送了它;或许是我急切的私欲撵碎了它?还是因为它太娇嫩、完美而无法容忍这多一点点的恩惠呢?
 
  看来,施爱也是要把握分寸的。爱的太炽热爆烈了,这爱也会催毁一切的。爱也要讲艺术的哟!无知的爱也是幸福的杀手; 有欲望是对的,不过,太急功近利却只能欲速则不达、事与愿违。完美与纯真是我们所追随的,但生活中还是要有一点点的暇疵与缺陷才能更好地防疫。
 
  栀子花枯萎了。是被爱绞灭的。它带着痛苦的幸福;哀怨的馨慰;凄楚的温笑;轻轻地、静静地、被爱腐烂掉自身,没有留下一片绿叶与花瓣,更没有留下一丝的气味与声音。只有那曾经的绿、曾经的花叫我刻骨铭心。在我的心中,不曾有半点的模糊与朦肬。每每想起它,似乎就有那淡雅清新的花味把我的嗅觉灌满;那充满灵性的绿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,让我无法释怀。